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凤栖听得有点懵,那她应该叫凤清凉叫什么她最不懂的就是这种万恶的亲戚关系了搞那么复杂做什么!

    凤老娘放下筷子笑着。

    原来只是这么一桩小事!

    凤老娘失笑:“亏你郑重其事地这么说了半天,原来只是这等小事。我最近也闲的无聊,最喜欢热闹,巴不得凤家的人多热闹一些。”

    对凤家来说,接纳一个来投奔的表姑娘,确实算不得大事。

    别的不说,现在凤家就住着一位大小姐。

    再多一个凤清凉也无妨。不过是收拾一处空房间,每个月多些花销用度罢了。

    就连凤楚听了,也觉得此事无关紧要,笑着附和道:“老爹说的对啦。凤表姐来了,正好给我和姐姐做个伴。”

    凤爹难得觉得凤楚说的话顺耳,大笑道:“凤楚儿说的是。凤栖儿一个人住在自己那个大房间里,空空荡荡的,不免有些孤单寂寞。我想着,也不必另外给凉儿收拾住处了,就让凉儿住到凤栖儿房间里去,和凤栖儿作伴……”

    “不用了!”

    一个声音突兀响起,打断了凤爹的滔滔不绝。

    凤爹笑容一僵,下意识地看了过去。

    凤栖也微笑着看了过来,清亮的眼中却毫无笑意:“我习惯一个人独住,不想和人同住。”

    拒绝得干脆利落,毫不留情面。

    凤爹既惊愕又难堪,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如果现在不是在竹桃和白竹这两个外面面前,现在想来已经在训斥凤栖的不懂事不听话了。

    不过,凤楚和凤老娘向来向着凤栖,如果凤栖受到伤害了,第一个提起菜刀咄咄逼人的就是凤老娘母子了。当着凤老娘母子和白竹的面,他这个做父亲的,不得不收敛几分。

    凤爹硬是将心里的怒气压了下去,挤出一个笑容来:“凤栖儿,凉儿在小镇长大,从未来过凤家。乍然到我们凤家来,若是让她独住一个房间,怕是不太习惯。你的房间这么大,让她一并住下也无妨。她听话懂事,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你以为是古代的院子啊!可笑!我嫌挤!

    凤栖扯了扯唇角:“父亲刚才也说了,这么多年从未见过你这位小堂妹,也从未见过清凉表姐吧!既是如此,父亲又怎么敢断定她听话懂事,不会给我添麻烦?再说,我锦衣玉食习惯了,多出一个人来,有点挤!”

    凤楚一见凤栖摆明了态度,就跟着说:“就是啊就是啊,谁知道那位表姐会不会像白竹一样?”

    白竹有点尴尬。

    凤爹:“……”

    “再者说了,远来是客。我们凤家不缺待客的房间,也不缺伺候的女仆,更不缺每个月的零花钱。让清凉表姐住进我的房间里,本是父亲的一片好意。在别人看来,只怕会觉得我们怠慢了亲戚。”

    凤栖慢条斯理地说完这些话,又冲凤楚和凤老娘眨眨眼,可爱无比:“阿楚,母亲,我说的对不对?”

    “对对对,姐姐(小凤栖)说得对。”

    凤爹心有不甘,却不得不强颜欢笑:“谢谢你们啊。”

    缩在袖中的手,下意识地紧握成拳。

    长长的指甲掐入掌心,一阵阵细微的刺痛。

    凤栖是凤家最尊贵的大小姐,身份矜贵,不言而喻。平日里来往的,都是贵族里最宠爱的大小姐,甚至还有更高的身份。

    凤清凉住凤栖的房间,就能和凤栖朝夕相伴同进同出。能随着凤栖一起出门做客,会很快融入顶级闺秀圈。将来想超过凤栖,也会容易得多。

    万万没想到,凤栖竟然拒绝得这般干脆利落,不留半点余地!

    凤栖看着凤爹难掩不快的面容,心中声声冷笑,同时还带着一丝丝的愉快。

    按照原来的话,前面凤清凉来了以后,凤爹也是这样的说辞。她想也没想都答应了,当年的凤栖,一心想着讨好这个冷言冷语的父亲,就答应了。

    从此以后,她和凤清凉姐妹相称。

    她爱屋及乌,对凤清凉掏心掏肺,领着凤清凉和闺阁密友相识,一步步地融入闺秀圈。

    貌美多才楚楚动人的凤清凉,很快崭露头角,在这里渐渐扬名。也很快有了爱慕者。

    一切都如凤爹所愿!

    “父亲,清凉表姐什么时候能到凤家?”凤栖微笑冷不丁地张口问道。

    凤爹气在头上,未及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