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都说分一成给你凤凰社了,还想坑我顿饭?”白落凰白了他一眼,转身回屋去洗脸。没有关门,便是默认他可以进来。

    荣予淡笑着走进来,“不然我请凰儿吃饭也可以啊。”

    “那我也没空!老娘刚吃饱,准备洗洗睡了!”说着,白落凰便进了里屋去洗脸。

    荣予偏头看了看窗外尚未落下的太阳,眼底飘过一抹无可奈何,凰儿的作息时间向来如此随心所欲,有时半夜三更还在玩乐,有时青天白日却在睡觉。

    荣予仿佛有些受不了这个女人似得,嘴角溢出得确是万般喜欢。

    “凰儿,其实我来是想告诉你,最近代国那边派来了连城卫率领一队大内侍卫来到翼鈤国境内搜寻你的下落,你和兜兜近日要小心些,还是不要出门摆摊行医了。”

    荣予说的是正事,而却并未里屋得到一丝回应,少顷,荣予奇怪的蹙了蹙眉,“凰儿?”

    仍未得到回应,荣予动身移步正要进去看看究竟……

    “荣予叔叔你来了!”白兜兜突然从里屋兴高采烈得跑了出来,扑向他抱住大腿。

    对心上人的这个孩子,荣予一只视如己出,弯身摸摸小家伙还没干透的头发,柔声问道:“兜兜,你娘亲在里面干什么呢?”

    “娘亲已经睡了,荣予叔叔还是不要进去打扰娘亲了!”白兜兜的一对精亮的大眼睛真是像极了白落凰,可爱中不失伶俐。

    “睡了?”荣予扫了一眼里屋那边,似还有些狐疑,这么快就睡了?

    白兜兜十分认真地点点头,“嗯!娘亲说她今天要睡美容觉,所以要兜兜出来招待荣予叔叔。荣予叔叔你快过去坐下,兜兜给你沏茶!”

    说着,白兜兜就拉着荣予到椅子边上,要他坐下,然后小家伙又踮着脚尖去够桌上的开水,想要给他沏茶……

    荣予本是不放心他的凰儿,还想进去看看她是否真的安好睡了,可白兜兜自己在这边沏茶他也不甚放心,想想凰儿那边该是也没什么,便没动身,陪着白兜兜在这边,动手帮忙,“兜兜小心,莫要烫着。叔叔自己来就可以……”

    而里屋中真实的情况是——

    白落凰被一妖孽男子桎梏住,双臂扣在头顶,以绝对压倒性得姿态按在墙上。

    南宫渊抵在白落凰上方,居高临下得凑近,完美俊脸上透着妖魔般的慵懒,嘴角噙着抹似笑非笑的危险弧度,“你家不是没有茶叶么?”

    白落凰虽被他按住屈居下风,却也临危不惧,扬着凌厉得眉峰,狠狠得瞪着南宫渊,冷笑道:“是有,就是不想给你这个不请自来的王爷喝怎么样?翼鈤国的国法好像也没规定家里有茶叶的就必须拿出来给你们这些王爷尝尝吧?切,话说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好一双临危不惧的绝美眼睛!

    这个女人的言辞很不优雅,但凌厉又皎洁的美眸中却透着傲骨铮铮的气节。

    他喜欢。

    南宫渊微微眯起狭长的魅眸,勾唇,“本王想进来,谁能拦得住?”

    好牛|逼哦!白落凰嫌弃翻了个白眼,“堂堂王爷私闯民宅,你好意思吗?”

    南宫渊再是勾唇一笑,慵懒的声音缓缓道出:“本王是来应征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