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落凰把南宫珩擒拿在地,这时,有一群官兵冲破人群,将她母子围剿起来……

    “大胆民女,还不快把珩王殿下放了!”带头的官兵大喝道。

    白落凰掀眸扫了扫周围的官兵,却也处变不惊,冷笑,“怎么?都来欺负我们孤儿寡母了啊?”

    南宫珩羞耻于被一个女人拿下还无力反抗,见自己的人来了,似又涨回了些士气,挣扎道:“死女人,你还不快放开本王!你想死吗?”

    白落凰最不吃的就是威胁恐吓这套,美眸一翻,不以为然,“我为什么要放你?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欠我十两银子没给,不给钱,我凭什么放人!”

    南宫珩咬牙不屈,“你是骗子,本王为何要给骗子钱!”

    路人们听着真是替白落凰着急,小声嘀咕着,“哎呀,傻姑娘,你的命都快没了,还要什么银子啊!”

    “是啊!这简直是要钱不要命啊!”

    这时,一道清洌充满磁性的声音划破苍穹——

    “本王给你钱。”

    街道上因这一句悦耳之声,寂静了良久……

    又一个自称本王的出现了,大家纷纷抬头朝声源望去,而后众人齐刷刷得一片惊艳之色……

    白落凰也举目望向梨玉楼二楼包厢的方向,她微微抬眉,看到了站在露台边缘向下观望的那个男人。

    就是那道目光!

    一直在那里盯着她看的家伙!

    刚刚说话的也是他。

    那男子面若凝霜白露,五官精致至极,狭长的眸子妖冶邪魅,整个人透着种慵懒又凉薄的风情,好似堕入落凡尘的妖神,亦正亦邪。

    妖孽啊!

    这才是个真正的危险人物!

    南宫渊一双深如幽潭的妖冶眸子,邪魅的目光锁定在了白落凰身上,唇角微微上翘,薄唇轻启,又道:“本王给你一百两,你把本王的九弟放了。”

    白落凰明知此人不好惹,却看不惯他居高临下的狂傲姿态,道:“别光说不练,钱呢?”

    南宫渊魅惑般轻笑勾唇,而后纵身一跃,从梨玉楼蹁跹而下,一身墨色长袍,衣袂破空之声划过众人耳际,稳稳落在白落凰面前,抬起手,如玉长指夹着一个黄金元宝给她。

    白落凰对南宫渊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是警惕的,他在楼上时已能看出这人俊美至极,如此近端,更是惊为天人。

    一双幽深的妖冶俊眸让人心神颤抖。

    白落凰的目光从他的脸上移至他手上的金元宝,微微蹙了下纤眉,又轻笑了下,“帅哥,我这可不能找零!”

    南宫渊深深地看着她,完美的唇角微微上翘,透着慵懒的味道,而那等幽暗深沉的目光仿佛是要将她的人皮看破似得,淡道:“不必找零,放人即可。”

    白落凰不愿再与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对视,再对视下去她也明显也占不了上风,便垂眸对儿子道:“兜兜,收钱!”

    “漂亮叔叔,把钱给我吧。”

    白兜兜拉了拉南宫渊的衣服,希望他能低头看看自己,把钱给他。

    而他的这一举动却让被白落凰擒拿着的南宫珩暗暗幸灾乐祸,七哥有洁癖,最讨厌有人碰他,自然也包括碰他的衣服。

    这小鬼竟敢用他卑贱的小手去拉七哥的衣服,呵,简直是自寻死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